叉唧唧的id被乐乎吃了

看文专用。请fo子博

【Y2】(ABO)乡村爱情故事 (番外2)

生子!生子!生子!

雷的慎入!


评论和红心请留在子博那边,主博不产出请勿fo。


=========================================

1.

“你说你和小翔结婚都快一年了,那个那个的频率又那么高,怎么你的肚子就是没动静呢?”相叶雅纪说完,没等二宫和也回答就站起来跑到水池边呕了一口酸水出来。

 

“什么意思相叶雅纪!你是说我有毛病?!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频率高!?”二宫和也扔下手里的韭菜,尖着嗓子冲相叶雅纪喊。相叶熟练地打开水龙头冲了冲顺便漱了口,苦着一张脸走回二宫身边坐下,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元气满满的样子。

 

“小翔和你都是村里的传说了,谁不知道……说真的,没有是好事,我可被这个小东西折腾惨了——”相叶指了指韭菜,“小和你能不能把那玩意儿拿远点,味道太冲了,我现在闻不了这个。”

 

什么村里的传说啊。二宫愤愤地想把手里的韭菜往相叶脸上糊,抬眼看看他面有菜色的样子——看在肚子里的小家伙的份上,忍了。

 

相叶和泷泽秀明是未婚先孕,他们标记完以后相叶就怀孕了——用相叶的话说——还没开始纵欲就先被禁了欲,禁欲也就算了,他早期反应特别的大,闻什么都想吐,吃什么吐什么,他家那个小饭摊常年油烟火气的对他来说如同地狱,泷泽家离得远,他干脆就天天在樱井家和松本家待着,这天松本润一大早就去约会了,相叶就溜达到樱井家来找二宫。

 

二宫低着头不说话,他在想相叶的话,确实他和樱井一年了,没做过任何避孕措施,樱井又是出了名的人形打桩机,在他身上勤勤恳恳地耕了一年地,也没见自己肚子有什么变化——其实还是有的,跟着樱井吃夜宵,小肚子有一点点凸出来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发情期总是如约而至。

 

“就我这么倒霉,一发就中,我和小明还没有过够二人世界啊啊啊啊——超——不甘心——”相叶还在边上嘟嘟囔囔地抱怨,“而且都没有办婚礼,医生说等到四个月情况稳定了才可以正常活动,啊——憋死我了——”

 

二宫越想越觉得害怕,心神不宁地掐着手里的韭菜,正好樱井从外面回来了,一进门看见二宫把掐好的韭菜往畚箕里扔:“哎?小和?你干嘛把葱扔了?”

 

二宫愣了愣低头看看,赶紧把手缩回来:“什么葱,这是韭菜。”

 

相叶照例嘲笑了一番上山打猎下地干活的樱井连个韭菜和葱都分不清楚,笑完了凑过去挨着樱井翔坐下一副很惬意的样子。二宫皱起眉头:“你干嘛呢,靠小翔那么近,AO授受不亲你给我起开。”

 

相叶扁扁菱形的嘴巴:“我怀孕了,除了小明别的A影响不了我的——你家小翔的柠檬味酸酸的闻了才不会想吐啊,借我用一下嘛。”

 

樱井笑着接过二宫手里的东西替他摘起了菜叶:“大野那家伙都已经被禁止靠近雅纪身边五米内了。”

 

没办法我闻不惯小鱼干味嘛。相叶解释着。

 

2.

“今天的新闻就为大家播报到这里,明天将会给大家讲讲养猪的七要七不要,请大家注意收听,我是樱井翔,再见。”

 

夜里的凉风吹得惬意,二宫在烧烤摊忙前忙后,樱井翔越发磁性的声音夹杂在一片喧哗声里还是极有存在感,他知道再过半个小时——等樱井翔整理完后续资料,和搭档做完总结——他就会回来了。二宫把手里的活交给樱井舞,转身进了后面樱井家的厨房,把做好的夜宵热了热,端到外头——白糯糯的团子在瓷碗里晶莹可爱。

 

二宫正招呼小修和小舞来吃夜宵,冷不防被人拽进了怀里,熟悉的柠檬味让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别闹,满身是汗呢。”

 

樱井把脸埋进二宫的头发里闻了闻:“真的,小和,你现在一股子油烟味儿。”

 

“哥哥你俩现在一股子熏人的腻乎味儿。”樱井修端着碗严肃地点评了一句,没等樱井翔答话就溜到一边去了。

 

“白天你回来之前相叶问我怎么咱俩还没孩子——你说我会不会——”二宫看着樱井翔吃夜宵,踌躇了一会还是开了口。

 

樱井翔一口团子没咽下去,鼓着腮帮子看着二宫瞪大了眼睛,像极了一只仓鼠。

 

二宫眼神瞟了瞟不远处的弟弟妹妹,声音越发压低了:“你看我们也没少那个……”想起白天相叶点评他们的频率,不知怎么他耳朵热了起来。看在樱井翔眼里,这样一本正经红着脸和自己讨论下一代问题的二宫和也——简直可爱得要命。

 

樱井翔恨不得就地跟二宫做些生孩子要做的事儿。

 

“顺其自然就好了,该来就会来的。”樱井翔吞下嘴里的食物,凑近了二宫发红的耳朵,“我还没过够现在这样的日子呢——小和,你想要孩子?”

 

二宫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倒不是想不想要,万一我有什么问题——”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樱井翔放下碗把人拉进怀里抱住。

 

“我会努力的。”樱井翔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换来二宫一记温柔的爆栗。

 

“跟你说正经事,就知道没个正经。”

 

“冤枉啊小和大人,小的可正经了,”樱井翔嘴上说着,脸上的笑容比谁都不正经,“我真的会努力的,今晚就努力,好不好?”

 

你哪晚不努力了。在心里默默吐槽的二宫和也扔下他,径自走到前头去招呼客人。不过被樱井翔这么一闹,他心里莫名地好受了许多。

 

3.

 

如果可以的话,二宫和也想把两个月前在邻村大庙里许愿“想和小翔生一个宝宝”的自己拉回来揍一顿——吐得眼泪汪汪的他终于体验到了相叶当初的艰难——甚至他的处境更艰难,因为早已过了孕早期进入吃嘛嘛香阶段的相叶自从他怀孕开始就天天来看他——嘴上说是关心他,还不是想用“过来人”的身份来看他惨不忍睹的样子顺便每次都要提醒他这样的日子起码要持续三个月!

 

想到这里二宫狠狠地在樱井翔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后者哇了一声差点把手里端着的水洒了:“怎么了小和?”

 

恨恨地瞪了那个自从自己说想要个宝宝开始就越发“努力”的人一眼,说我现在这样还不是怪你——他自知不能都推到樱井身上,只是剧烈的反应让他烦躁得只想拿他撒气,话一出口又有些后悔,因为那个被瞪的人瞬间换上了一副委屈脸,可怜巴巴的。

 

二宫蹭过去抱住樱井翔,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晕乎乎的反应因为对方身上酸酸的柠檬味好了很多——可他也不敢多闻,标记让他对樱井的信息素十分敏感,只是抱着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发热:“小翔……难受。”

 

“我也难受。”樱井翔的声音里带着八分委屈——二宫抬起头,随着他的视线往下,落在下身的小帐篷上。

 

“……樱井翔你还是不是人啊。”二宫吓得立刻弹开两米远,指着那个明显已经兴奋起来的部位啐了一声。

 

樱井翔更委屈了,自从二宫怀孕了以后,他连亲亲都被禁止了,他的Omega天生敏感,医生交待前三个月不许亲热,连撩都不许他撩,怕二宫动了情对胎儿不好。年轻气盛的Alpha禁欲得辛苦,好容易今天等来对方的投怀送抱——还不许他硬一硬。

 

躲进洗澡间冲冷水澡的樱井翔还没委屈完,门就被二宫砸响了:“樱井翔你快出来唔我要吐——”

 

啧,实在好委屈。

 

 孕吐反应到了第四个月终于结束了,饶是对食物不那么热衷的二宫也在“吃什么吐什么吐完吃吃完吐”的折磨后同意了樱井翔把大家找来聚一聚做点好吃的庆祝一下的提议。

 

相叶雅纪的肚子已经很明显,松本润一来就兴冲冲地和泷泽秀明讨论起了是个女娃还是男娃该叫什么名字。大野智终于过了相叶和二宫长达数月的“小鱼干味隔离期”被允许摸摸肚子——即使是这样他也高兴得要命,趴到相叶肚子上去听动静,然后兴奋地叫着说小家伙踹了他一脚,他还想去听二宫的肚子——被樱井翔拦住了:“我娃才四个月不会踹人。”

 

松本润带着他的对象生田斗真做了一桌子菜,等开饭要叫人上桌的时候发现少了两个人——泷泽秀明和樱井翔。

 

这真是极奇怪的,泷泽先不说,这个樱井翔错过什么也不会错过吃饭的——松本润满肚子疑惑找了一圈,在屋后找到了两个正在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准爸爸,见松本来,讪讪地止住了话题跟他回屋吃饭。

 

 

4.

“你吃饭的时候和小明说什么呢?小润说你俩一看他去就不说话了。”晚上二宫一边整理着床铺一边随口问着,樱井不答话,站在他身边看他弄好了被褥,从背后环抱住二宫。

 

“嗯?”

 

“想知道?”

 

“嗯。”

 

“真的想知道?”樱井翔低下头去亲二宫的耳尖。

 

“……我突然不想知道了。”二宫本能地感觉到了什么。

 

樱井翔一把把人抱到自己腿上,笑着亲二宫的嘴角,舔下巴上那颗小小的黑痣:“我找他请教了一下相叶有了以后他怎么过的——”

 

怀孕还开车的作者是不是丧心病狂


 

5.

在泷泽家办完长孙的百日宴暨喜酒以后没多久,樱井家的新人口也出世了。

 

经历完不堪回首的漫长产程,在樱井翔蠢兮兮的傻笑注视下把刚出生还皱巴巴的小女娃抱在怀里的二宫突然觉得什么都值了。

 

樱井翔小心翼翼地把二宫扶到自己怀里圈住,两个人一起低头看着宝宝。

 

“以后要是我女儿的对象敢对她不好,我一定把他腿打断。”樱井翔说。

 

抱着儿子的相叶雅纪和挺着肚子的松本润听到这句话,决定自家的娃绝对要跟樱井小美保持一点距离。

 

6.

“他们都走了?”

 

“走了。”

 

“你怎么去这么久。”

“刚刚斗真来跟我讨教了一下经验……”樱井翔坏笑着解释着。


评论(18)

热度(104)